执行摘要

社交媒体成为了 “创意市场” 的重要部分之一。专家和网络巨魔、记者和机器人、“真正的新闻” 和 “假的新闻” 之间现有明显的区别。因为有五亿在线陌生人,很难以确定谁是谁。

我们有解决方案



Clairety 是社交媒体内容的评级机构。 我们的人工智能系统跟踪所有5亿社交媒体供应商的可信度,并通过浏览器模块向您报告,该模块将我们的评级直接加入到您的社交媒体内容中。我们的全自动系统完全没有偏见,并且不使用人机交互。我们识别机器人、垃圾信息、骚扰、极端言论以及其他一些 “低价值” 内容。事实和意见、检验和营销以及 “真实故事” 和阴谋论 —— 我们都可以区分。为社交媒体用户、出版商、广告商并为想更好了解社交媒体和创意市场的人提供实际经济价值,我们会告诉您,相信谁有危险,相信谁没有危险,

为什么是可信性?

可信性是我们所有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直观原则。通过将这种面对面的概念带入网络,我们使社交媒体经验成为更像人际交流的。

实际经济价值

我们的系统都清楚地标识出来机器人、自动程序、网络巨魔和骚扰者,为社交媒体用户和广告商提供实际经济价值。

真实无偏见

我们的人工智能没有自己的偏见,也没有人机交互。 它创建了一个纯粹的相对级别排名,每个供应者的只与所有其他人相关被衡量。

商业上证明

核心逻辑在金融市场被证明为成功的,阅读程序交易系统的新闻。

完全独立

社交媒体平台需要根据公平原则对待所有用户。作为全面独立的公司,我们唯一的目标是以公平原则来测量它们之间的区别。我们并不会制作或出售内容,我们只想告诉您什么是安全性和可信性。

支持加密货币交易者

我们加密交易数据集会告诉您社交媒体中谁是可信的和不可信的。本数据集将使交易商看到真正信息和垃圾信息之间的区别,并将增加整个生态系统的 “可信性”。

Pangaea Screenshots
Divider Background

加密生态系统完全取决于社交媒体。我们的加密特定数据集将分析像 Cointalk 这样的低容量专业社交媒体平台。这些平台对于理解加密空间中的对话是必不可少的。该数据集专门为跟我们专注于加密货币的伙伴之一来定量交易而设计,会告诉您要相信谁而不要相信谁。我们相信它会为您的交易过程提供有意义的开端。

加密空间需要可信度提升。 我们在这里帮助该提升。

我们的团队

我们的团队在执行管理和数据科学方面上拥有近50年的综合经验,并且最近十年中一直与 NLP 和大型数据集工作。

Tom Costello - CEO/CTO
Tom Costello

首席执行官 / 首席技术管

在创立 Clairety之前,Tom Costello 是全国性物流公司 Railex 的首席信息官。 他以转型团队的一部分来加入Railex,就是来自金融行业的外部经理,简化公司的流程并准备出售。 2016年12月该公司被卖出给Union Pacific。

更多信息

Randall Brown - CFO
Randall Brown

首席财务官

作为三菱UFJ证券的价格,销售和交易主管,布朗先生负责银行美国固定收益交易业务的资金,风险管理和监督等各个方面。 他曾是管理委员会,资产/责任委员会,风险委员会的成员,并拥有25年的全球金融风险和流动性管理经验。

更多信息

We're Hiring - view our list of available positions

为了查看我们的空位列表,请在此点击

FAQ Background

常问问题

以下是我们最常见的一些问题。要查看完整而详尽的列表, 请点击这里.

1、 “实际上”,本系统如何工作?

这不是玩笑。我们有人工智能系统,会看社交媒体中的公众评论,并按照 “可信性” 来评级出版者。我们已经有与社交媒体相关的工作原型,表示就人结果。我们还有相同基本逻辑的系统,在金融市场上多年来一直有利。

2、还有谁在做同样的业务?

跟我们同样的评级组织在几个行业经营。其中最长经营的之一,并且在我们看来,最成功的例子是 Underwriter’s Labs。自1894年以来,该公司一直对电气设备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进行评级,现在在106个国家运营,拥有数千名员工。
Thomas Edison 于1894年经营通用电气(GE),并将 UL 的独立评级看作为保持获得用户信心所必需的激励手段,同时减少政府监管的威胁。 因此,他不是轻易粉碎他们,而是决定与他们合作并全面改善他的行业。
我们是第一个在社交媒体领域尝试这一技术的公司,但这个经济领域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凭借在金融市场上十多年的技术经验,我们相信这是符合挑战的。

3、如果我想知道一个特定新闻报道是否 "假的" ,该怎么办?

对谁是“假的”?很少媒体内容是完全假的。
大多数 “假新闻” 实际上是出版商和读者的偏见之间的差距。左翼的人把右倾新闻视为 ”假的“,同时右翼的人把左倾新闻视为 “假的”。我们所做的是在任何一个方向上映射 “偏见” 的程度,因此我们可以帮您了解全部有多少人认为新闻报道是假的。
在媒体上没有人会周一发布一篇很受 Rachel Maddow 粉丝欢迎的文章,以及周二发布很受 Alex Jones 粉丝欢迎的文章。 因为这与他们的心理和他们最珍视的价值观密切相关,人们通常会倾向这样或那样的意见。 我们给您的是一些统计数据,会告诉您他们现倾向的程度,而不是他们倾向于哪个方向。

4、我如何能知道某物是否为机器人?

虽然社交媒体领域的所有关注,而且大多数机器人都不是很复杂。其中大多数都是非常简单的程序,为了获得更多的点击在互斥的媒体泡沫中重复文章。有的没有走得太远,只是为了增加社交媒体用户的 “关注者” 或朋友数量而存在。
由于我们的系统没有偏见并阅读所有内容,所以我们并不受泡沫的限制。 因此,我们很容易能分辨谁是创造原创内容,谁不是。

5、如果我不想被你们系统评级,该怎么办?

我们只对公众 “创意市场” 的质量感兴趣。如果您不想被我们评级,那么请不要公开发表评论。每个人都有权获得他的意见,我们绝对尊重这一点,无论本意见是什么。 但是,如果您公开发表该评论,那么公众有权根据您的评论来评级它并对您得出自己的结论。

6、如果个人社交媒体是“私人的“,该怎么办?

我们不会阅读 “私人的” 社交媒体评论,后来也绝不会这样做。 我们坚信,您私人所说的不是别人的事,而是您自己的。

7、谷歌、Facebook 和Twitter是数亿美元的公司,在 NLP 领域上具有先进的专业知识。 他们会做这样的业务,把你们而提出去。你们为什么认为这不会发生?

我们美国的专利给我们提供一些保险,但是我们实际的优势是我们的独立性。所有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都在他们判断 “虚假新闻” 的偏见遇到非常可靠的指控,这对他们的品牌造成了重大损害。
我们认为他们被 “困在一块石头和一块硬地之间”。在要求平等地对待每个人的商业模式和对他们不太适合的演讲警察之间左右为难。
与 Thomas Edison1894 年根 Underwriter’s Labs 合作同样,他们与我们合作比自己做更有意义。这对他们更好,对我们也更好。

8、社交媒体公司将会把你们视为进入他们领域的单位。你们有什么意见?

我们当然不希望。 这不是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 我们是想让他们的事情变得更好的,而不是更糟糕。 我们能减少潜在的诉讼威胁,而通过平等对待人们让他们专注于他们真正的商业模式。并且,提供激励措施,以提高新闻媒体的质量,减少文化的两极分化,我们可以做到这一切,而不会影响他们的底线。

如果您看见他们,以任何方式就告诉他们联系我们。

9、你们为什么认为你们是客观的来源?

该系统的基本逻辑在金融市场中得到了发展和证明是有效的;是一种环境,即刻和无情地惩罚除绝对和全部客观性之外的任何东西。
我们不站在任何主体的一边。我们相信,我们的结果使我们的客观性很清楚。来自我们工作原型的测试数据完全具有说服力,并且非常有效地匹配人类对客观性的直觉。
我们还发现了,我们在政治左翼和政治右翼上拥有得分最高和最低的人。因此,这对我们并不是政治的一点。我们人工智能没有观点。我们只想给我们用户提供对社交媒体的足够控制,以便他们能够避免机器人、垃圾信息、骚扰和其他低质量信息。信息质量多低?个人用来自己解决。

10、为什么 [输入本人名字] 获得这么 [多/少] 的分数?

我们只考虑到人们网上说什么。如果有人接受电视采访,导致您对他们的可信性有特别的感受,我们不会看到这一点,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分数。
但是,您说的是您自身的组成部分之一。特别是说到公众人物,我们随着时间来相信。一个人的可信性可以通过他们在网上说的所有事情来准确评估。如果他们真的有极端的思想并最终说到这些思想,我们人工智能就把它们定为极端。

11、我觉得 [输入本人名字] 十分可信,为什么他们获得这么 [多/少] 的分数?

广泛地来说,我们倾向于认为我们同意的人比我们不同意的人更可信。但这是我们个人偏见的反映。
我们系统没有其自己的观点,所以它不这样做。本系统从网上读到的其他人的陈述的整体而形成其 “观点”。
您可以考虑到最广泛观点的反馈的我们统计数据。您会发现这个人可信或不可信,但是有很多人可能不会分享您的观点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无论这些意见是什么,我们将它们都视为有效。

12、我可以关于 “假新闻” 自己得出结论,我为什么需要你们?

您对某个新闻是 “假的” 和不是 “假” 的反应的结论反映了您的具体观点,您的观点应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无论这种观点是什么,您完全有权看您的观点。 但是社交媒体上有很多人,他们并不都以同样的方式看待事物。 此外,在新闻中有很多 “真实” 的信息,您认为是 ”假的”,这会让您阅读。 或者,也许您想知道的是 “如何假'。
如果您对不同意您的观点的人感兴趣的话,我们系统会比您个人观点更好地衡量 ”假的“ 和 “真实的”。 谁知道。。。也许您对想知道您对别人多可信? 我们计划将产品交付给人力资源经理、广告商以及与社交媒体进行专业互动的大量人员。
此外,基本产品是免费的,所以您不妨看一看。

13、如果你们的评级是 ”假的“,怎么办?

我们的 “可信排名” 是一个相对的衡量标准,所以它不会是完全错的。 我们所做的类似于用一个尺子来测量人们并报告他们的相对身高差异。如果我们完全错了,我们就在相同等量和相同程度上错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而且由于我们只是描述了这些差异,所以这就是对的。

我们已经知道,我们错过的信息一部分和对其所有进行的改变都是在系统里内建的。 我们绝对不会百分之百地满足所有要求。 但是把这个错误降低到数学最小值是我们最大的技术优先。并且,在我们成功的程度上,我们会改善我们的产品。

14、为了增加我的交易利润,如何可以使用你们的加密数据?

我们的 CSMF 数据集是专业交易者的工具,就使用数据和模型来对市场进行评估。即使在我们非常小的团队中,我们在世界上一些主要金融机构建立和开发有利的交易模型方面上有超过50年的经验,所以我们知道其中最佳的包括什么。我们知道如何获得 “信息优势”,并且我们相信我们可以提供一个。
对于专业交易者来说,这些数据会非常直观,特别是如果他们以前在法定货币交易世界中工作。对于他们来说,数据及其形成过程的详细描述将随着数据集一起被发布,我们过程的未来更改将随着时间被跟踪以进行历史比较和回溯测试。
有鉴于此,根据我们在该领域上的经验,我们完全能确定,可以使用这些数据在区块链交易领域获得 “alpha”,并致力于将其保存为增值数据集。
本文张将向您解释问题的一小部分 - buzzfeed.com/ryanmac

15、如果这些数据这么好,为什么不自己交易区块链?

交易获利能力受流动性限制。 我们在纽约看到了证据,2018 年将有更多更多的法定金融机构进入加密交易领域。 我们相信,在这个领域上,与我们同样的产品通过展示市场日趋成熟,通过打击欺诈、滥用行为和改善整个生态系统的可信度,为整个生态系统添加了很多。
但是 Clairety 不仅是区块链世界。 我们以美元计价的社交媒体产品的预计收入每年有可能达到数亿美元,甚至更多。 它还具有以多种无法量化的方式改善网上世界的潜力。我们喜欢改善世界的想法,至少我们喜欢赚取利润。 两者都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16、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者都有他们自己的可信性的 “来源”。那么他们为什么需要你们的数据?

正如我们所说,我们的加密交易数据集是专业交易者使用模型进行交易的工具。无论您认为今天的区块链交易的世界是什么,在一年之内,我们认为它会变得非常不同。
传统金融世界终于发现了区块链,本工具与它们在其他市场已经使用的同样。
几十年来,自动化和 “数据驱动型交易” 一直在贸易世界的机构中长期进行。鉴于区块链生态系统成员的技术精湛,我们相信这个市场将会跨越大部分的努力。 "Quant" 交易即将成为加密的。当本事情发生时,我们的数据正是他们希望找到的。
为了支持自己在法定交易世界的多年交易模式,我们一直在购买这样的数据。数十年来,我们最亲密的顾问之一总是向我们和其他像我们一样的组织销售金融领域的数据和系统。我们都以同样的方式看到这个快速发展的市场。

17、系统是否会被黑客入侵吗?

简单的答案是我们不这么认为。 我们承认我们的数据可能是一个潜在的目标,但这是包含区块链特定访问方法的全部要点。 如果您信任 ETH 的安全性,那么您应该信任我们的数据完整性。

18、其他人是否知道我正在使用系统?

其他人不知道。 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这样的。 只有您和我们将永远知道您是如何使用我们的系统,或者您是否使用该系统。 我们甚至不会告诉社交媒体供应商。

19、“Donald Trump 的Twitter” 多可信?

每个人最终都会问这个问题。 无论您是爱他还是恨他,与任何其他公职人员相比,Donald Trump “用独特的方式来说话”。与其他比较传统的政治家相比,他得分低,但他并不是最低的。 还有数百万人从外部政治中得分低于他。

总而言之,我会说他就是人们期望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但是每次他发出推文时,他的分数都会变更,并且他一直发出很多。为了获得全景,您必须在免费产品准备好后注册,然后亲自查看。

20、我[最不喜欢/最喜欢]的媒体来源的得分怎么样?

真正令我们震惊的是媒体制作者得分密切程度。他们都被捆绑在一起:CNN、 紧挨着是FoxNews、旁边的是WSJ、旁边的是 The NYTimes。他们相当频繁地改变秩序,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大致相同的。
这告诉我的是,尽管他们都有不同的观点,但他们都在回应同样的经济激励措施,就他们编辑内容的程度。
事实是,如果考虑到激励措施的话,那么从我们产品的成功中获得最多收益的人可能会成为既定的新闻媒体。现在,所有信息被视为有完全相同价值的,机器人点击和点击 WSJ有同样的价值。
但是当有一个像我们这样描述内容质量的数字组织时,那些能够产生更高质量内容的人将会有这样的激励。主流媒体拥有庞大的基础设施和资源。一旦他们有激励产生更高质量的新闻,我认为他们会很高兴(甚至可以放心)。

21、你们认为社交媒体将会受到控制吗?

我们希望不会。我们更喜欢自由开放,特别考虑到是网上的演讲。但有理由假定它可能会。
2017 年 6 月,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了称为Packingham 和 北卡罗来纳州的事情,Kennedy 法官认为社交媒体是 “公共广场的一部分”。这没有特定的法律效力,但本事情立即引发了几起诉讼,试图限制政府和社交媒体公司来 “禁止”个人。到禁止言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已经是一条路。我们可以看到这从那边可能来到这边发生。
我们认为让政府进继续限制言论是一个不好的主意,我们认为我们有一种方法,使人们从网上骚扰和其他滋扰中获得他们需要的保护,而无需诉诸更多控制。
对我们来说,更多的言语是解决不良言论的方法,但前提是人们可以分清言论的好坏。
并非所有创意都是平等的。我们的目标是为人们提供他们需要的信息,以便区分高质量和低质量之间的差异。
我们对此的看法在本文章被解释:cnbc.com

联系我们

如果您想关于任何问题与我们取得联系,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致电或发送电子邮件给我们。 或者,使用联系表格,我们一定会尽快回复您。

We're located in New York City